岭南

杀破狼/默读/残次品/坏道/镇魂/过门/六爻/大哥 来理一下皮皮文中的“床戏”还有那些将开未开的“车

雨琪Rickie:


《杀破狼》
“义父……”
转眼已而是天光大亮,高阳悬空。
我:???
开……开完了……


《默读》
骆一锅听见了奇怪的声音
“啊……”
然后……没了
我:……


《坏道》
反正……虽然已经很晚了,可是天亮还早……
第二天姜湖不负众望地赖床了
然后,又没了……
我:哦……


《镇魂》
沈巍终于忍不住反客为主,翻身把赵云澜压在了柔软的枕头里,心中滔天洪水,骤然决了堤。
第二天赵云澜是被透进窗帘里的太阳活活晒醒的
我:我是不是少看了一段……


《过门》
窦博士终于被他调侃毛了,一言不发地回手带上了卧室门。
接下来的事,似乎是顺理成章,又似乎是旧梦重圆。
没了……
我:习惯了,习惯就好……


《六爻》
……直到他被大师兄不由分说地按在了池壁上。
从此……
没了……
我:内心毫无波澜……


《大哥》
“我操,疼!”
“你他妈能轻点吗?杀猪啊!”
我:呵,我已经猜到了,习惯了,没了对不对!(莫名的骄傲是什么鬼)


《残次品》
“我可以吗?”
“弄疼你了?”
“没有。”
“嗯,怎么?”
“你来吧。”
“我我我……我可、可以吗?”
我:!?还有这种操作!



评论

热度(16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