岭南

【镇魂·巍澜】人间流浪

榭寄生虫:

*主剧版设定,没有轮回,有原著部分情节插入








星星也许并不像我们那样,经历着颠沛流离——虽然他们也许是会寂寞的。




从与昆仑分离之后,到再次遇到赵云澜之前,沈巍始终在人间流浪。他有数不完的年岁,过不完的明天。可寻常人的青年时代加起来,也不过区区二三十年。他不便在一个地方生活太久,否则就有被人发现他不会衰老之虞。因此沈巍从没有过自己的房子,走到哪租到哪。反正不管是哪儿,对于他来说,横竖只是落脚一宿的地方。




他的家具都是一次性的,看起来也不像好好过日子的样子,却在无止境的等待里面学了一手精湛的厨艺。他记得那人笑他吃幽畜,他便小心的把血兜住,好让自己的吃相显得不那么难看。昆仑带他去看天地,教他认神农的百草。他拿薄荷当茶叶骗他,说这是很好吃的东西,待沈巍一大口塞了满嘴辣得说不出话,又阴谋得逞似的笑起来。




沈巍就时时怀想那笑。只要一想那笑,好像昆仑生的一副薄唇,就把他身周的现实感都吸了个精光,让他能永远停留在那个时候。他想,自己在等昆仑的时候要学会好多东西,学会吃,学会做。守着四圣,不让他再见这世界时已经天地变色。




一开始不是那么顺利,他惹过一些麻烦,交过朋友,也被人惦念过。烟火似的一瞬,徒增伤心。有的时候,路上一个擦肩而过又隐没在人海的相似背影会让沈巍提心吊胆很久,或许是因为相似的身形,或许仅仅因为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。尽管沈巍明知道,对方绝不可能是昆仑,决计比不上昆仑一个小指的丰神,他还是会担心,万一呢?万一就是这么一错神,他就不见了呢?万一他也在等着自己呢?万一……他总也不来呢?




不会的,那人说,他们总有一天会再见的,遥遥一指,就给沈巍画了一片远的看不见的梅林,教他不用饮鸩止渴。




再后来给自己定了个规矩,每二十年就换一个地方。不再与人亲近,免得多生是非。有时候他会策划一场死亡,有时候是搬家,总之销声匿迹,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。




他就蜷缩在这个人间,他的世界因此缩的很小,搬来搬去,重要或不重要的东西遗失的遗失,丢弃的丢弃,唯有昆仑的画像还留着。因为回忆了太多遍,闭着眼睛也能历历勾描出那人的样子。




他不敢过的太出名,怕留下痕迹,致使身份暴露。又不敢过的太默默无闻,怕自己真的一点儿痕迹也留不下。那昆仑该怎么找到他呢?这个问题他不敢多问,连想一下都觉得如堕冰窟。




他对昆仑亦敬亦爱,是捧在自己天灵盖上的神明。只有青萍之末般一点点的肖像。可就是这一点点肖想,被他封在心底,漫长的光阴却不断地、不断地灌进去,把那点不足为人道的妄想,挤得变了形、发了酵,硌在心头,像是含着砂砾的珠蚌,把那点儿想念,打磨的流光溢彩。




但他始终相信,昆仑会如期而归。不是在阴翳蔼蔼的邓林之阴,就是在晴空万里的雪山之巅。不在这一个二十年,就在下一个二十年。




他要等。








————


今天看见了甜甜微博转的那个剧情分析虐的我头破血流


我是一定要脑补一下这么多年沈老师是用一种怎样姿态在等赵处的。把自己虐死也要脑补。


首句出自芥川龙之介,这句我真的好爱。



评论

热度(59)

  1. 岭南榭寄生虫 转载了此文字